【嘉金】有你的世界(金生贺)

  *末日paro

  *非异能者

        *在自己这边发一下w
  
  
  

  末日丧尸病毒爆发,自某地爆发了第一起丧尸病例以来,犹如瘟疫之源,四散传播开来。城市陷入混乱,爱人,情人,或变成丧尸,或被丧尸屠杀,沦为同类。

  哀嚎,痛哭,黑暗笼罩在天空,空气中的铁锈味宛如沥青般粘稠,死亡的恐惧横架在每一个人的脑袋上。

  神明已死,祷告无效。
  

  “嘉德罗斯。”眼前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稍小的金发男孩,却意外的是凹凸联盟的最强者,留下了“清理”丧尸数量的最高记录。

  金不过是个联盟中的一个小透明,阴差阳错间遇见了嘉德罗斯,阴差阳错救下了他,阴差阳错与他相爱,又阴差阳错和他在了一起。

  性别不同又何妨,反正现在的世界早已没有了所谓的规矩,生死离别就在下一秒钟,谁都无法预料。
  

  距离丧尸病毒爆发已经三年了。金早已见惯了死亡,三年前的他还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大学生,没想到现在却扛起了枪和丧尸作战,就像小说里的剧情一样,能看见未来的,也许只有作者了吧。

  “接下来的任务,要去Z区。”嘉德罗斯整理了一下那条和自己发色无异的长围巾,佩戴好护目镜,准备离开。

  “……路上小心。”金明白自己所能做的,只有给恋人默默祈祷,能平安归来。

  嘉德罗斯起身,拉住金,将自己的唇贴紧。明明比自己年纪小,身高却比自己略高几分,还这么强势。嘉德罗斯没有伸出舌头,只是最单纯的唇贴着唇,呼吸扑在双方的脸上,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良久,嘉德罗斯才放开禁锢住金的唇。金并不担心嘉德罗斯,因为他明白,嘉德罗斯很强。

  门关上,小小的房间里只剩下金一个人。金坐在床上,这个卧室是他和嘉德罗斯在末日的全部,也是最温暖的地方,每次出去,都要告诉自己,必须活着回来。

  “抱歉,是金吗?”金没有享受多久的安静,就有人过来敲门打扰了自己。金给他开了门缝,门框和门之间用铁链链接,算是一种保护。

  “您的任务。”对方也很礼貌没有多说什么,将信封经过门缝塞进来,就离开了。

  金将房门锁上,坐在小床上,拆开信封。是丹尼尔给的任务书,上面只有几个字。

  
  【特殊任务,Z区,清理叛徒】

  【嘉德罗斯】

  
  

  
   “嘭——”一声枪响,子弹精准无比地穿透僵尸的脑袋,泛黄的脑花与早已黑掉凝结的血液溅射出,嘉德罗斯嫌恶地用皮手套抹去护目镜上的血迹。

  “这边检查完毕,无一人生还。”嘉德罗斯冷漠地回头说道。和自己一个小队的人看着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样子,无奈地说道:“嘉德罗斯很着急啊。”

  “嗯,家里有人等着我。”嘉德罗斯的语气温和了不少。

  “家啊……”那人感慨了一会儿,“自从丧尸病毒爆发了以后,家已经不像是家了,那只是个冰凉的房间。有人等待自己,真好啊……”

  嘉德罗斯不语,扯了扯脖颈间的围巾。他想起那个和自己一样的金发笨蛋,每次看见自己回来就傻笑,说着平安就好,平安就好,自己也会感到温暖,红着脸喊着饿了。

  真是个笨蛋。

  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说金。
  

  “来东西了!”“b级的大家伙!”

  嘉德罗斯没有犹豫,换弹拉枪瞄准,一气呵成。“砰砰砰”连开数枪,无奈那僵尸移动速度过快,没有命中。

  “该死。”嘉德罗斯咬牙,左手摸出子弹夹,将已空的弹夹取出扔掉,换上新的。那僵尸已咆哮着冲了过来,恶臭的尸气令人作呕,腐烂的肉块随着移动掉落在水泥地上,黑色的血花溅开,充斥着不好的气味。

  “alpha小组去找制高点,beta组和omega组轮流射击,火力不要断,gamma组跟着我!”一向高傲的嘉德罗斯这次也有些急了,大声嘶吼着。

  得到命令的大家纷纷开始行动。嘉德罗斯带着gamma组在丧尸的正前方,吸引它的注意力,beta组和omega组的人在两翼轮流射击,这边弹药打完了装弹,另一边跟上射击。

  “先射击关节!”“不行!速度太快了!瞄不准!”

  嘉德罗斯将手里的冲锋枪扔下,夺过边上人的狙击步枪。深呼吸,平缓心跳的节奏,然后随着对方的运动而运动,想象着自己就是对方。左眼闭上,右眼半眯,修长的手指缓缓扣下扳机……

  “嘭——”这一枪正中丧尸的膝盖,击碎了膝盖骨。虽然丧尸没有痛觉,但是关节这类的地方被击碎后,行动也会迟缓很多。

  边上的队员瞠目结舌,这枪法未免也太准了吧。

  嘉德罗斯从鼻腔里冷哼一声。“等着丧尸爬过来咬你吗?”嘉德罗斯虽然年轻,但是嘴巴可毒得很,面对比自己大的前辈也毫不客气。

  对方无奈苦笑。

  
  “沃日,这丧尸几年没洗澡了?皮这么厚。”队伍里的一个汉子忍不住吐槽道,心态倒是挺好。

  子弹对于这家伙完全没用,只有膝盖这类毕竟脆弱的地方勉强可以击穿。那丧尸只在地上趴着,不停地嘶吼咆哮,警示这几个人类。嘉德罗斯他们也不敢上前,虽然对方没有办法移动,但是如果靠近时被狠狠挠了一爪子,可得不偿失了。

  “话说,alpha组的人呢?”

  嘉德罗斯一愣。说起来,的确不见他们的身影。嘉德罗斯马上掏出对讲机,“alpha组,你们人跑到哪里去了!”

  “队长……这里,有……好多……啊……家伙……”对讲机中断断续续地传出人声,夹杂了刺耳的电流声。

  操,太多腾不出手了吗?嘉德罗斯关闭对讲机,冲着他们喊着一声,“支援alpha组!”

  对讲机里的对话他们也听见了,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马上赶去支援。

  嘉德罗斯回头看这只b级丧尸,它还是嘶吼着,反正声带也不会坏,不是吗?

  嘉德罗斯马上反应过来,是这家伙在呼唤同伴!

  僵尸也有语言吗?嘉德罗斯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如果还不快点把这家伙解决掉,越来越多的丧尸会往这边赶过来,到时候是真的完蛋了。

  嘉德罗斯不犹豫了,大腿侧部抽出一把特质金属的长匕首,三步做两步冲了上去。

  那丧尸见嘉德罗斯冲上前来,青色的手臂抬起,狠狠地拍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敏捷地挑开,反手桎梏住丧尸的脖子,猛地刺下,匕首和丧尸的皮肤撞击,竟然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尖锐声。

  嘉德罗斯没想到这家伙的皮肤居然这么坚硬,握住匕首的虎口发麻。丧尸的另一只手也毫不犹豫,直直拍过来,将嘉德罗斯拍飞了出去。

  闷哼一声,耳畔响起尖锐的声音,眼睛也有些花,所幸没有外伤。如果伤口接触了丧尸,病毒瞬间就会入侵身体,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每次都会穿很多衣物的原因。

  嘉德罗斯不敢停顿,迂回绕后,从背部突袭。

  还是老样子桎梏住脖子,当丧尸的爪子拍过来的时候,嘉德罗斯一脚蹬开,灵巧地拉住僵尸的手臂,移动到丧尸正对面,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眼睛。

  “嗷———”突然看不见让丧尸很是恼火,它要抓住这个人类。然而嘉德罗斯冷笑一声,手中的匕首瞄准因咆哮而张开的嘴巴,腥臭泛着黄水,直接贯穿的脑袋。

  一脚踹开已经完全死掉的丧尸,拔出匕首,随便找块布擦拭了一下匕首。

  “渣滓。”

  嘉德罗斯俯视,不屑地说道。

  
  等嘉德罗斯赶到alpha组的地方,眼前的景象让他不忍地闭起了眼睛。

  人间地狱。

  人类的肢体被残忍地撕开,有几个尸块还有被撕咬过的痕迹。仅剩了几只丧尸,只剩下上半身,但还是依靠手臂爬行着,留下腥臭的血痕。 嘉德罗斯给了他一枪。

  “队长……”

  还有一个幸存者!嘉德罗斯马上过去,但看见对方后,手顿了顿。对方的一只腿已经没有了,青色的尸毒已经蔓延了全身,马上不久,他也会成为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对方笑了笑,将怀里紧抱着的一个箱子松开。

  “东西还在。”手臂的青筋暴起,黑色的尸斑蔓延,对方无力地一笑,咳嗽几声,竟然吐出了黑色的肉块。

  “队长,给我一枪吧,拜托了。”

  “我不想成为他们。”

  嘉德罗斯抿紧了嘴唇,第一次,抬起枪的手臂开始发抖。对方笑了笑。

  “谢谢。”

  枪声响起。
  

  
  嘉德罗斯原地站了一会,低头为这里死去的战士们默哀。

  默哀完毕后,嘉德罗斯想捡起那个箱子。子弹划过,穿透了嘉德罗斯的肩膀。

  抬头,高地上是熟悉的身影。
  

  “……金。”
  
  
  

  
  “嘉德罗斯,你是叛徒吗?”金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般,但拿手枪的手依然很稳,瞄准的是嘉德罗斯心脏的地方。他的声音颤抖中却透露出冷静,刚刚镇定下来的脑子在见到嘉德罗斯的一刹那,又变成一团浆糊。

  他在这里等了很久,把丧尸的残骸拖到自己身边,掩盖住人类的味道。等待中,他一直在想嘉德罗斯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任务。等待中,听着外面的同胞的死亡声音,还不能有任何举动,不知怎么的,内心居然平静下来。

  当射中嘉德罗斯的肩膀那一刹那,金的世界一片寂静。
  

  “渣渣,”嘉德罗斯抿唇,捂住流血的肩膀,声音低沉了下来,“你想死吗?”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金笑了一下,“箱子里是什么?”

  “不知道!”嘉德罗斯很暴躁,语气粗劣了起来。

  “你是叛徒吗?”

  “我说不是你信吗?”

  “我信。”

  “那好,我不是。”

  金握住手枪的手攥紧,可始终没有放下。

  嘉德罗斯勾起唇角,嘲讽一笑。“果然,你不信,不是吗? ”

  “那你为什么把机密泄露给别的基地的人!”金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开始微微发颤,“如果不是这个,我怎么会……”

  “哈?”嘉德罗斯皱起眉头,不明白金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那个箱子里是很重要的文件,不是吗?为什么要交给别的基地……”

  “都说了我不知道!”嘉德罗斯咬牙,因为牵扯到伤口,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嘉德罗斯!你没事吧!”金看见嘉德罗斯痛苦的表情,一下子乱了阵脚,从废墟上爬下来,想要过去看看他的伤势。

  “这肩膀上的一枪,不是你开的吗?”嘉德罗斯恶劣地说道,着实往金的胸口扎了一针。金哑口无言,愣愣地站在原地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这里面有点问题……”

  “不是废话吗!”嘉德罗斯不耐烦地说道,伤口流血让他非常不适。

  
  “吼……”

  有微弱的声音从边上响起,嘉德罗斯和金都警觉起来,环视四周可疑的一切。

  “c级!”金眼睛尖,远远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形朝着这边来,大声喊提醒嘉德罗斯。

  “知道了!”嘉德罗斯飞速填充子弹,手臂上的伤让他的动作迟缓,“估计是被这里的尸体吸引过来的。”
  金点点头。“c级我还是没问题的,要不你先休息?”

  嘉德罗斯斜眼,没有说话,算是同意。

  金转动柯尔特的子弹弹夹,将弹药装进去。瞄准对方的眼睛,射击。

  金的枪法很准,因为体力跟不上,所以只能在准度方面提高了。但毕竟眼睛这么小,还是没有射中,但是炸飞了丧尸的耳朵。

  丧尸咆哮着,动作迅捷地如同闪电。这类僵尸可是金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因为速度太快,枪支根本打不中,还浪费弹药,要是被抓住换子弹的时间,自己绝对完蛋。

  金毫不犹豫,将手枪收回腰间的皮夹,抽出短匕首,做出防守姿态。静候时机,腿部的肌肉紧绷。当对方冲上来的时候,直直地从眼眶处捅穿它的脑袋,结束战斗。

  “金!小心!还有一只!”金堪堪回头,想要拔出匕首,不料卡在了死掉的僵尸的眼眶中。

  那一只离自己越来越近,二十米,十米,五米……金下意识闭上眼睛。想象中的痛苦没有来临,金睁开眼睛,发现嘉德罗斯把那只丧尸撞开了。

  “渣渣!发什么呆!”是嘉德罗斯气急败坏的声音。金马上反应过来,用力拔出匕首,听见了卡住匕首骨头破碎的声音,补了一刀。

  周围又响起丧尸的嚎叫。嘉德罗斯当机立断:

  “快走!”

  金点点头,拿起箱子跟着嘉德罗斯要离开。

  “把这里烧掉吧。”

  嘉德罗斯突然说道。金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从废墟中找出汽油和打火机,熊熊烈火燃起,红色的焰火跳跃着,将一切吞噬殆尽。

  这样,那些人的身体不会被僵尸啃咬了吧。金忍不住看了一眼前面的嘉德罗斯。
  

  
  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嘉德罗斯和金都深深呼出了一口气。

  嘉德罗斯不语,捂住伤口,靠着石墙坐下。

  “渣渣,你拿着箱子离开。”嘉德罗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带着一丝虚弱。

  “哈?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呢……”金不爽地回头,却被嘉德罗斯虚弱的样子吓到了,“嘉德罗斯?”

  金意识到什么,语气强硬起来。

  “嘉德罗斯,你的伤口给我看看!”

  “……渣渣!别动!”不及嘉德罗斯阻拦,金就已经强硬地将他的手掰开,露出的伤口让金的腿一软。肩膀上的伤口开始泛黑,散发着恶臭,这是病毒入侵的标志。

  “是因为我吗……”金双眼失神,瘫坐在地上。如果不是自己没用,嘉德罗斯也不会为了自己撞开僵尸而接触到伤口。

  “白痴!你哭什么!”嘉德罗斯看见金微张着嘴流泪,顿时慌了手脚。但想到自己的处境,又冷静下来,看着金的哭脸,语气是自己想象不到的温柔。

  “笨蛋,不就是要死了吗?”

 
  金金没有说话,而是趴在嘉德罗斯的身上嚎啕大哭,布料被攥得紧紧的,那哭泣的声音令人心碎。 嘉德罗斯沉默着,摸着金的头

  
  “求你了,别让我一个人。”

  
  安静了下来,只有金小声地抽泣声。

  “我只负责护送箱子”嘉德罗斯抬起头,鎏金色的眼睛注视屋顶,“你说的背叛,我根本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

  金不傻,他明白了嘉德罗斯的意思。谁拿到这个谁就是老大,除了基地与基地间的纠纷,内部的权利争夺可是很可怕的。然而自己和嘉德罗斯,则成为了这场游戏的牺牲品。

  “拜托了,金。”

  嘉德罗斯的呼吸突然急促,看向金的眼神认真起来。

  “杀了我。”

  “不可能。”金抹去鼻涕眼泪,一把揪起嘉德罗斯的衣领,红着眼睛说道,“就算你变成了丧尸,我也会和你一起,我来养你,大不了我也成为僵尸。”

  “别傻啦。”

  嘉德罗斯叹息一声,声音也因为流血过多开始微弱下去,眼睛逐渐闭上。
  

  “我爱你,金。”

  
  
  这种话,活着和我说啊。

  金攥紧嘉德罗斯的衣物,布料变得皱巴巴的。

  
  金想起了那个箱子,他想看看,这个箱子里到底有什么。怀着悲痛的心情,金打开了那个箱子。

  三只注射器,里面是散发着绿光的液体。

  【警告!此为试验品!未经实验,请勿使用!】

  金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是抗病毒药剂,也难怪上面的人这么疯狂,的确,拿到了这个就拿到了世界。

  那就拿我们来作为试验品吧。

  金拿小刀划开皮肤,红色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金将伤口接触了嘉德罗斯的伤口,病毒很快就入侵了,皮肤以肉眼可见开始变黑。

  金将小刀扔开,取出箱子里两只注射器,分别给自己和嘉德罗斯注射。

  将空掉的试管扔掉,玻璃接触地面时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金坐到嘉德罗斯身边,偏头看了看他的脸。嘉德罗斯呼吸微浅,好像睡着了一样,有些婴儿肥的脸,细密的睫毛垂下,此时显得如此乖巧。

  
  金伸手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眠(ねむ)れない时(とき)は そっと手(て)をつないでくれたらうれしい

  难以入眠之时,要是你能轻握住我的手我就知足 】
 

        【夜明(よあ)けは来(く)るよと 嗫(ささや)いていて

  请在我耳边低声呢喃

  黎明将至】
  

评论 ( 8 )
热度 ( 461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