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关于住在我家的非人类 04

     *all金向

  *现世背景

  *也许会有后续
  

  
  “晚上吃什么呢?”
  

  这真是一个难解的话题。佩利和雷狮自然是不折不扣的肉食主义,嘉德罗斯和帕洛斯则比较偏爱炸制的高热量食物……格瑞和卡米尔不需要吃东西于是默不作声。

   嗯,问题解决了,晚上吃肯德基吧。

  懒癌患者金拍案决定。

  卡米尔喜欢看书,漂浮在空中,红色的围巾也随之飞舞,操控着念力让书页翻动;格瑞闲暇之余也喜欢看书,不过最近他找到了一样新的爱好——上网 金无时不在担心他会不会变成一个网瘾boy。

  佩利,金和嘉德罗斯三只金毛沉迷于游戏,每天抱着电视和主机游戏就是pkpkpk,吵吵闹闹的,不知道一旁的雷狮是怎么睡着的。

  不过雷狮自己有时也会加入游戏中。

  至于帕洛斯嘛,每天神出鬼没的,只有在饭点才会准时看到他的人影。

  
  你问不去工作哪来的钱付房租?

  哎呀这个作者自然会安排(死鱼眼)再说了,我们不是还有万能的保姆格瑞吗。(格瑞默默擦烈斩)

  
  “接下来输的人去买晚饭!”

  既然下注了,就要撸起袖子好好干一场!但是嘉德罗斯一直比自己厉害,佩利也和自己不相上下,雷狮……他还是算了吧。于是狡诈的金决定拉一个看起来是新手的人来给自己垫底——卡米尔。

  接到邀请的卡米尔“啪”地一声合上书,面瘫着脸来到电视前。

  “啊我忘了,卡米尔你没有实体,要不我抱着你玩?”金说道。因为最近发现,卡米尔现在似乎只要接触到金,就可以摸到其他真实的物体。

  “……不用了。”卡米尔拒绝道,但他从金的后背环住他的细腰,把下巴搭在金的肩膀上,握住手柄,注视着电视屏幕,“还是我抱着你吧。”

  “哦。”金傻傻地,任由卡米尔抱住自己,选择角色和卡米尔一对一。

  金全神贯注地盯住屏幕,卡米尔带着温度的呼吸吹拂着他的耳畔,也只是感到一丝瘙痒,缩了缩头,嘟囔了一声,也没有什么格外的举动。
  

  “game over”

  “哇——卡米尔你赖皮!”金看着屏幕不开心地撅起了嘴。

  “我哪里赖皮?”卡米尔淡定地说道。

  金委屈,但金不说。

  “好吧好吧,我去买晚饭。”金认命地起身去翻钱包,卡米尔也在金离开自己的一瞬间变化成了透明状态。

  
  等到金关门离开以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嘉德罗斯突然冷哼一声。

  “我们两个来一场?”

  卡米尔不说话,拉了拉围巾。他开始调动念力,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手柄悬浮起来,跟着围巾的飘动而飘动。

  嘉德罗斯也快速进入状态,飞快地操作起来。卡米尔面前的手柄摇杆也摇摆起来,操控着游戏角色的动作,灵活性不亚于之前直接用手操控的。

  结果还是嘉德罗斯胜了。

  嘉德罗斯放下手柄,不屑地眯起傲慢的金瞳。“之前你是故意接机要抱住那个渣渣的吧。”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卡米尔无所畏惧,直视着这位王的眼睛。

  “是的。”

  是的。直接了当的回答,言下之意为:

  你是他的谁,与你何干?

  
  因为马上要到饭点于是准时出现的帕洛斯目睹了全程,有趣地挑了挑眉。他微微一笑,说道:

  
  “玩战术的,心真脏。”

  
  一直浅眠的雷狮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地看了自家弟弟一眼。
  

  
  
  
  “唉,连打游戏都打不过他们,作为人类我还真是失败。”金拎着两份全家桶,碎碎念着。

  走在路上,天空逐渐转阴,然后飘起了小雨,丝丝的雨水贴上了脸颊,带来一丝凉意。有雨水落到后颈了,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拎起全家桶开始往家赶,他只希望家里的那几只非人类能帮自己收一下衣服,最好还能记得自己出门没有带伞。

  一个白色的人影从眼角一闪而过。

  金眨了眨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去一探究竟。

  人类就是如此纠结的生物,明明知道去看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还是压不下心里的那股欲望。

  于是,金就跟着过去了。
  

  又是一个没有人的小巷,许多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

  金跟着过去,发现根本没有人,有些失望地转身准备离开。那个白色的身影再次出现了,堵住了金的去路。

  金的瞳孔一缩。

  那是一张如此苍白的脸啊,好像从未接触到阳光一样,褐色的头发因为雨水而顺贴住脸颊,碎碎的刘海中,勉强能看到一双碧绿色的眸子,阴暗得就像那没有月亮的黑夜,从中还能窥探到一丝猩红的血色。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有些病态的青年人一直在道歉,呐呐自语。金有些艰难地张开嘴巴,问道:“怎么了?我能……”

  帮你吗?

  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一把把金摁在墙上,力气大得惊人。他一只手掐住金的下颚,另一只手将金的胳膊固定住,胳膊肘抵在粗糙的墙壁上特别的疼。金挣扎着想要用脚去踹他的小腹,结果那男人非常熟练的将膝盖抵在金的两腿之间,使之不能动弹。

  全家桶早已掉在地上,炸鸡腿从桶里滚出来,沾满了地上的泥泞和灰尘,香气弥漫着整个小巷。

  那男人将金的下颚抬起,洁白而修长的脖颈暴露在他眼中,跳动的动脉下踊跃着无数的流淌而沸腾的鲜血。一想到这里,那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眼中的血色更加明显。

  “对,对不起,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那人失神地说道,靠近了金的脖颈,鼻尖蹭了蹭,冰凉的感觉令金浑身发抖。

  “我,我叫安迷修。”那个人突然嗅了嗅金颈间的气息,着迷地说着。

  “请放心,我一定会对您负责的。”

  “所以……”

  
  金吃痛地想要叫出声来,无奈嘴巴被男人死死捂住。

  安迷修伏在金的身上,高大的身体几乎可以盖住他,就像两个热恋中的情侣。那尖牙刺破了金脆弱的皮肤,鲜血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舌尖舔舐过伤口,引来一阵战栗。

  金只能感受着血液一点点流失,和那个名叫安迷修的男人喉咙上下滚动地声音。

  意识消失的前一秒。

  
  
  该死,真的没有人记得我出门没带伞。
  

————————————tbc——————————
  
  嗯,安哥是个好孩子,至少他不破坏公寓

  肯德基:……那我做错了什么!
  

评论 ( 37 )
热度 ( 1140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