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关于住在我家的非人类 07

     *all金
   *现世背景
        *龙族与人类的年龄比为1:40左右
  *格瑞寿命未知,至少在六七千年以上。
   *突然无法排版,我真的很抱歉!
  
  
  来了。
  
   安迷修疾步上前,瞬时间只留下阵阵残影。雷狮未动身,只是举起手中的雷神之锤,顿时雷声隆隆,紫色的电流踊跃,如同狂暴的狮子,煞气十足。
  蓝光与黄光交织着,一时寒气逼人,一时又炙热万分。残影余留,定睛,是安迷修。手中的凝晶劈下,带着细碎的薄冰。雷狮一跃,避开劈落点,那刀锋接触的地方,凝结出的薄冰蔓延,安迷修的左脚狠狠踏上,竟裂出细密的口子。以左脚为着力点,猛地一蹬,流焱带着火花。
  雷狮用雷神之锤挡住直指门面的刀刃,刺耳的铿锵声传出,令人心惊肉跳。紫电此时如蛟龙一般,快速地袭上。安迷修目光一凝,流焱分出火焰来抵挡。
  一时胶着,战局难舍难分。
  但安迷修略占上风,也许是因为之前进食的原因。
  绿光乍现,安迷修连忙收力,反身后仰,躲过了那道攻击。
  格瑞冷漠着脸,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金的身边。金有些无措,他能感觉出来,格瑞生气了,至于为什么生气……
  他只知道,刚刚格瑞很用力地摸着自己的脖颈,之前被安迷修咬了,上面还有两个小洞,这样用力的按压,使得金忍不住吃痛地吸了一口气。
  见金因吃痛而扭曲的脸,格瑞的气压更加低了,眼底乌云翻滚。
  如果说之前雷狮和安迷修的战斗一半的原因种族间与生俱来的敌对矛盾,那么格瑞的愤怒,则完全来源于金。
  一种不知名的感情涌上,那是自己珍贵的宝物被陌生人损害后的愤怒,和占有欲。
  格瑞的烈斩一刀接着一刀,明明如此巨大,却十分灵巧。几千年的战斗经验让他的动作干净利索,找不出任何破绽。
  安迷修有些吃力地抵挡。身上逐渐出现一道道伤口,但是没有出现——吸血鬼是没有血液的。
    理智告诉自己,必须马上撤退。这样继续下去可不行,先不说雷狮,那边还有个龙族,等那个龙族恢复过来,情况就更加糟糕了。
  但是……
  安迷修看了一眼金。小家伙手足无措地站在那边。
  想把他一起带走。
  但是,那个龙族虎视眈眈着,即使暂时虚弱,也没有是他撤去龙瞳,他在警告自己。
  啊,这就是不甘心吗。
  安迷修用凝晶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刚刚格瑞的几刀刺进了自己的身体,所幸避开了要害。
  “不想在小鬼的面前杀人?”格瑞斜眼,看了一眼雷狮。雷狮冷酷地勾起唇角,雷神之锤上的电光跳动着。 他路过格瑞的身边,用着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虚伪。”
   格瑞眼皮一跳,没有开口说话。
  “真不好意思,安迷修。”雷狮的口吻里完全没有抱的意味,举起了锤子,阴影下的眸子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再见了。”
  “雷狮!停下!”
  格瑞出声喊到,雷狮的手一顿,挑眉示意他说出停止的原因。
  格瑞的眼睛里有一丝怒火,一把拉过金,扯入自己怀中,另只手拿起烈斩对准安迷修的脑袋。
  “他身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雷狮愣了愣,扯过金,将头埋入他的颈间。像布娃娃一样扯来扯去的金,此时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惹得自己发痒,却不知道怎么推开。
  金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奶香,但是此时混入了别的味道,是令人作呕的吸血鬼的味道,这气息不止浮于表面,更深入,刻在灵魂上。
  就是自己最喜欢的书写上了别人的名字,雷狮咬牙切齿。
  “混蛋骑士。”
  安迷修也愣住了。作为气息的主人他比谁都更熟悉这气味,只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刻上去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食用人类的血,之前师傅也没有跟他说过相关的事情。
  那就更不要说什么消除印记了。
  但
  安迷修心里莫名的愉悦起来。
  我的,这个孩子,是我的。打上了我的印记,那就是我的了。
  
  怎么办?
  至少在他解除印记之前不能杀。
  
  怎么办?
  打包回家。找出解除印记的方法。
  
  
  
  
  
  
  问题来了。
  怎么回去?
  嘉德罗斯的龙形态回去倒是很快,但强劲的风刃,人类的身体完全抵挡不住,估计在路上会直接变成碎肉。
  金听到这里,抖了抖。
  那让安迷修带金回去呢……
  否决。格瑞,雷狮,嘉德罗斯异口同声说道。
  
  没办法,只能坐出租车回去了。
  
  当出租车司机接到四个满身血的人和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吓得都不会说话了。
  他在认真考虑要不要报警。
  
  
————————tbc————————————
  总算让安哥住进来了qwq
  我想写日常啊!
  
  
  安哥设定补充:
       吸血鬼们不会直接吸食人类的血液(牙齿直接接触),一般都是采取放血的方式。
  直接吸血+精神控制=印记
  至于印记是干什么的,目前情报无法公开xd

评论 ( 28 )
热度 ( 907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