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如何与男友分手后存活 10

    *黑化+病娇

  *补个设定:金在与他们交往的时候,都做了约定,不能把关系公开给别人

  *写雷安金就是成人场,嘉瑞金就是幼稚的初中生们哈哈哈哈

  
  
  “金,走了。”

  “渣渣,快点走了啦!”

  简直冰火两重天。金被两人的威压吓得瑟瑟发抖。格瑞和嘉德罗斯两个人,一个冷酷如冰,一个暴躁似火,鬼知道他们一起会把自己搞成什么样子。但是想起系统所发布的支线任务,以及完成后可能存在的奖励,金还是默默咽了一口口水。

  系统,那个支线任务怎么完成啊?

  【额啊?等等啊,让我找找……】

  ……你这家伙真的行吗啊喂!

  【咳咳,宿主我回来啦。首先,一起吃棉花糖吧,三个人一起哦。】

  三个人一起吃?金的脑海里自动脑补了嘉德罗斯或者格瑞一脸娇羞的吃棉花糖的样子,差点被恶心到。如果他们真的露出这样的表情,大概真的是世界末日到了吧。

  金硬着头皮,跑到那边,买了一个big size的棉花糖,脸躲在后面,从正面看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在干什么啊?”格瑞无奈地看着自家恋人,说道。

  “蠢死了。”嘉德罗斯虽然这么说着。

  “嘿嘿嘿。”金举着棉花糖傻笑,心里却不停在腹诽系统的鬼任务,“格瑞,嘉德罗斯,要吃棉花糖吗?”

  “不了。”格瑞不喜欢吃甜点。

  “我才不吃。”嘉德罗斯嫌弃这个太幼稚。

  ……你们两个给我乖乖吃下去好让我完成任务!

  金想了一下,伸手从棉花糖上撕下一小块,微微踮起脚,毕竟格瑞对于他来说有点高。“啊——”格瑞下意识地跟着金的声音张开了嘴巴,甜腻腻的糖丝在舌尖化开,不爱吃甜食的他也忍不住回味。

  【格瑞好感+10】

  嘉德罗斯看见金给格瑞投喂,心里超级不爽,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暴躁得像只甩尾的老虎。又甜又黏的东西抵在了唇边,嘉德罗斯看见金弯起的月牙眼,愣了一下伸出舌头将棉花糖卷走,顺带舔了一下金的指腹。

  【嘉德罗斯好感+10】

  嘉德罗斯的那些小动作早就被格瑞看到了。格瑞眯了眯紫罗兰色的眸子,冷声说道:“金,我还要。”

  “渣渣,我也要!”嘉德罗斯不甘示弱地说道。

  ……你们刚刚不是还说不要吃的吗?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个人像竞赛一样,不停地嚷嚷着,让金喂给他们。金一脸黑线,但还是敬职敬责地扯下棉花糖喂到他们嘴边。

  “好了!没有了!”金有些忍无可忍,举起手中已经空了的竹签说道。两个人对瞪一眼,这场比赛才总算告一段落。

  那这任务算不算完成了?

  【不行,你自己还没有吃过呢!】

  可是已经没有了啊……金苦恼地思索,忽然想起来刚刚自己是用手指给他们撕着吃的,手上还有一点。于是金将手指伸入嘴巴里,吮吸着,上面还带着糖浆的淡淡甜味,时不时露出的小舌特别色气。

  ……。格瑞和嘉德罗斯都下意识地,红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好了!下一个任务!

  【嗯,下一个任务是……】

  【去鬼屋吧!】

  鬼……屋……金脸一白。他不怕血肉模糊的僵尸,但是对于这些幽灵之类的东西还是持以敬而远之的态度的。

  “我,我们,去鬼屋玩吧……”金的语气都变得结巴了。嘉德罗斯挑了挑眉,这个家伙怕的要死还去鬼屋?看着他那张欲哭无泪的小脸,心里的恶趣味腾起。拉住他的手就往鬼屋里拽。“嗯呐,那就去鬼屋吧。”

  格瑞看见嘉德罗斯拉着金的手,脸一黑,快步跟了上去。

   这个鬼屋装修的相当的好,外面用红色的油漆制造出鲜血淋漓的惨状,音响里放着恐怖的歌谣,里面时不时传来令人胆颤心惊的尖叫。

  金感觉自己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下意识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人。“不是你自己要玩的吗?”嘉德罗斯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容,他还挺期待看见金的哭脸的。

  ……我他妈才不想玩!

  格瑞走过他们身边,把金拉出嘉德罗斯的怀抱。手臂上的温热消失,嘉德罗斯不爽地瞪着格瑞的死人脸,格瑞冷眼看着他。

  售票员尴尬地站在旁边,他本想告诉他们这里最多两个人同时进去,看他们三个人这么奇怪的氛围,他也不敢上去说出口。

  金左一个右一个拉住,一脸视死如归。步入鬼屋,里面很黑,看不清脚下的路,只能凭借幽暗的LED灯勉勉强强辨识出方向。脚下似乎碰到什么柔软的东西,抬起来还有粘稠的感觉,金整个人都弹了起来,惊恐的抓住格瑞的手臂,但是触感不对,扭头,是一只鬼血肉模糊的手臂。

  他扯出一个恐怖的笑容,脸上的腐肉都快掉下来。“找……我……玩……吗?”

  金脑袋空白了一秒钟,然后刺耳的尖叫响彻整幢楼。嘉德罗斯被他的音波冲击搞得脑袋晕乎乎的,格瑞早有准备的把耳朵堵上,这才幸免。

  最后金是精神恍惚的走出来的。

  “你这么怕鬼还去什么鬼屋!”嘉德罗斯皱眉,恶狠狠地说,但是手上温柔地递过去一瓶水。格瑞帮他摁着太阳穴,好让他缓缓神。

  金接过手,猛灌了一大口,这才好些。

  “因为,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嘛!”金笑着说,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接下来发布第三个任务!】

  怎么还有任务!金差点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爆了。

  【咳咳,最后一个了啦!完成的好的话会有奖励的啦!】

  果然有奖励!金眼睛一亮。

  【最后的任务是……】

  【接受路人的随机邀请!】
  
  

  “那边的金发小哥!现在有空吗?”

  金环视了一圈,发现那个女生似乎说的就是自己,摸了摸脑袋,站在原地。那女生化着淡妆,跑到自己身边,喘了一会气,说道:

  “我们活动还差一对情侣。请问你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男朋友也行哦!”

  金眼神飘忽,有些尴尬。怎么办,他要告诉对方身边的另外两个都是自己男友吗?

  女生见自己表情尴尬,忙说道:“不是情侣也没关系啦,反正上来帮我顶个人数。拜托了!”双手合十。

  金看了格瑞和嘉德罗斯一眼,询问他们意见。见他们没有反对,就答应了那个女生。

  “那……”怎么办?他边上有两个男生啊。女生犹豫了一下,忽然认出嘉德罗斯似乎是和自己同一届进来的,眼睛一亮,干脆把他拉进来了,“拜托这位小哥了 。”

  嘉德罗斯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拖上了上去。

  格瑞眼神一暗,似有乌云翻滚,跟过去,站在台下。

  
  
  “大家好,这里是《情侣派对~dokidoki~❤》活动擂台~很高兴能邀请到五对恋人参加这次活动呢……”

  台上四对小情侣都很正常,只有嘉德罗斯和金这一组两个男生特别显眼。但是c国还算开放,对于同性恋人还是持以包容的心态。

  啊……知道就不来了,丢人。金和嘉德罗斯默默在心里捂面。

  “那么说说你们的初识吧?”

  话筒递到自己嘴边,嘉德罗斯愣了一下。

  大学新生入校的那一天,是春天。无数的樱花落地,或被风扬起,空气中弥漫着花瓣特有的清香。他转过头,看见自己,惊讶了一下,然而清秀的眉眼弯成了月牙。

  嘉德罗斯想了想,接过话筒说道:“新生入校那天,这家伙问我:‘你好,你是新生的弟弟吗?’当时我就想揍这个家伙了。”

  台下爆发出一阵笑声,主持人也笑的不行了。“哈哈哈哈,真的有这回事吗?”

  “诶?有吗?”金一脸茫然地挠了挠头,“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哈哈哈哈,看来你的恋人是个天然呆啊。”

  嘉德罗斯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淡去了。他不记得了吗。嘉德罗斯莫名感觉心情有点沉重,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嘴里翻滚。

  “那么,给你们记忆最深的是什么?”

  记忆最深……应该是自己告白那天吧。明明都到大学了,搞得和一个初中生没什么区别,他嘉德罗斯第一次感觉到了紧张,他想要知道对方的答案。他依然清楚地记着当时金的表情,很温柔,像太阳一样。

  “……告白那天。这家伙,以为我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台下的人笑的都直不起腰了,主持人都笑出了鹅叫。金尴尬地卷了卷发梢,他可是一点都不知道。

  “一直都是你男友主动,这次你可要主动一点!”主持人朝着自己眨眨眼,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最后一个人,请主动的给你的恋人一个kiss吧~”

  吃瓜群众们开始起哄,吹口哨,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主持人也期待地看着他们,嘉德罗斯的眼睛完全没有离开过自己。

  金头皮发麻,下意识地看向格瑞。

  格瑞低着头,过长的发丝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是周围的气场冰凉,如坠冰窟。发现金在看自己,格瑞微微抬头,绛紫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温度,让人窒息的黑暗和阴霾。

  如果说刚刚还可以用节目需要做哈哈,现在的kiss可掩盖不过去了,谁能接受自己的恋人和别人接吻呢?格瑞双手攥拳,关节嘎嘣作响,青筋也爆了出来。

  金犹豫不决,直觉告诉自己,格瑞现在的状态很危险。下一秒被拉入了怀里。

  “没事,我主动就可以了。”

  下巴被人抬起,带着炙热的气息的舌头伸入口腔,肆意横扫着里面的软肉,被吸吮的直到酥酥麻麻为止。金感觉自己被吻得喘不上气来,嘉德罗斯的吻很霸道,扣住金的后脑勺,一点退路也不给他留。金努力推撵着嘉德罗斯的胸膛,但是他似乎越吻越激烈了。

  下面的人们兴奋极了,为这对恋人欢呼,口哨声络绎不绝。

  格瑞却听不见。这个喧闹的世界似乎与他无关,他的表情冷酷,比之前还要可怕。
  

  “……”他张开嘴巴,说了什么。
  

  
  
   【正在加载……】
 
  

   
  “……!”

  金眼前漆黑一片,应该是被布料遮住了眼睛。他似乎在一个小房间里,和校园祭上的喧闹完全不一样,渗人的寂静。

  自己的嘴巴里被塞入了圆形的口枷,没有办法说话,连吞咽都很艰难。手被固定住,轻轻一扯,发出了金属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音,脚上也被套上了镣铐。自己似乎没有穿什么衣服,房间里开了空调,但是乳*首暴露在空气中还是相当不舒服。

  金摇了摇混沌一片的大脑,想要理清思绪。他听见有脚步声向自己靠近,紧张地屏住呼吸。

  “嘎吱”,房间的门被打开,随后又被轻轻地关上。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自己面前。金开始发抖,铁链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冷吗?”

  这个声音!眼前的布料落下,垂在脖颈间。嘴上的口枷也被卸下。房间很暗,金没有一会儿就适应了这样的光线。睁开眼睛,格瑞的脸在面前,眼睛下面淡淡的青色,冷静的暗紫色眸子毫不掩饰疯狂。

  “格,格瑞……”金干涩地开口,说出来的声音变了腔调。

  “……”格瑞没有说话,举起了金的左手。冰凉的镣铐里垫着柔软的面料,防止皮肤被磨坏。格瑞低头轻轻吻着他的手腕,长长的睫毛一下又一下刮着金细腻的皮肤。金颤抖地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格瑞抓紧,吃痛地吸了一下气。

  “弄痛你了吗?”格瑞满怀歉意地说着,轻轻噬咬着那块皮肤,留下点点红色吻痕。酥酥麻麻的感觉传入大脑,金苍白着脸。

  “格,格瑞,为,为什么要……”要给我带上镣铐?金白着脸,剩下一半的话被格瑞的眼神堵回去。洁白的脚腕和散发着金属光芒的脚镣一起,衬着红色的布料,显得十分妖冶,那是神最完美的作品。格瑞喉头一动,眼睛里刻满了痴迷和爱恋。

  “求你了,格瑞,放……”嘴巴被塞入口枷,金瞪大眼睛,惊恐地看向格瑞。

  虽然很想听金哭着求自己,但是……

  
  “我的。”

  
  格瑞的手穿过金色的发丝,抚摸着金的脸颊,淡淡地笑着。

  那满满的,早已溢出来的爱意,让金恐惧。
  

  

  
  【格瑞 bad end:『笼中鸟』】
  

————————tbc——————————
  

评论 ( 78 )
热度 ( 1688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