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不好意思篮球和足球不是一类运动

     * @看什么看 与大宝贝儿的联动啊啊啊,无比棒的开头啊啊啊啊我爱里
     *有儿童车

    *到我这里画风突变xx


     这里是 woliu超级棒的开端:
  
  金和格瑞是发小这一点,自金入学以来,就在凹凸学院传的沸沸扬扬,基本上举着金的照片去厕所去图书馆在宿舍楼饭堂随便堵一个人,他或者她都可以准确且毫不犹豫的回答:

    “金小天使,格瑞的发小。”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差不多就是给金贴上了格瑞的标签,除了排名前几的大佬,是个人看见金也得退让几分,当然还包括金长相可爱性格吸引人的原因。

     金和格瑞是发小,也是室友。

       格瑞当然是那一类绝对靠谱的室友,作业准时完成床铺整洁除偷拍金之外没有不良习惯,做事有条有序。大概撞见了这样的室友,做梦都会笑醒。

     金就恰恰相反。

     不是什么不整洁的问题,而是做事马马虎虎没个计划没个大概地儿,作业东写写西写写没写完,事情撂下一大堆没做。脑子也一根筋,不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

    只要不是很明显的坏事,例如杀人放火什么的,有些暗喻只一句“别管啦”他就屁颠屁颠去做了,是个推脱责任的头等替罪羔羊。不过当然没人敢这么做。

    八成会被格瑞的菜刀削上十几回,也就十几回。

     感叹。

      凹凸学院可能最近有些许膨胀,不排除分数线定太高或者其他的原因——原本4人一间两厅四室变为2人一间一厅两室。

      只是这一届定的消息,新生是没什么心声,上届兼上上届的学长学姐也无力吐槽,毕竟这只是徒增加房间数看起来地大,其实里面的平米连个屁都没变。

      凹凸学院把原本的一周制改成了一月制,美名其曰“锻炼独立度”。理所当然收到了学生们的投诉,这便决定一月制里从周五下午到周日都没有课,学生的不满才平息下去。

     倒是格瑞给校方点了大大的赞,在心里。

      他脸上毫无波动的将行李摆放好,听金的声音在耳边叫唤类似于“哎哎哎格瑞格瑞这玩意我放哪了你帮我找找”,一言不发的起身口嫌体正直的帮忙,内心其实已经过了无数个年,烟花都起码放了30多回了。

     潜伏在两方迷妹里的腐女股蠢蠢欲动。

      试想,金还能做些什么缺脑子的事儿?

      答案是有的。

       格瑞和金虽然是发小兼现舍友,但是两人在运动方面却略有不同。

      格瑞的手臂肌肉较发达,弹跳能力不差长得高,适合条件及最佳条件当然是篮球。而金的小腿肌肉发达,平衡感组织力很强,唯一可以契合的运动是——

       足球。



    那么这俩八竿子打不着的运动是怎么扯到一起去的呢?

    其中的红线当然是格瑞和金,画粗的那个是金。

    起因是金的脑缺分析,在周五篮球社组织的练习后格瑞披着个毛巾就跑宿舍去了,给老师的理由是“有急事,我先走。”。

     待在空调房刷了一下午番感到非常美滋滋的金听到敲门声就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见格瑞凹的【自认为】帅的不可方物的造型,自信满满的认为金肯定会被帅到。

    事实是,金的重点都在他手上抱的篮球那儿。

    “哇格瑞这足球哪买的这么炫!”兴高采烈的金一把抢过来格瑞手中的篮球放手一抛,在空中画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后精准的落在了金脚上,他还顺势颠了几下球。

    格瑞:“.......”

    格瑞:“这哪你看出来是足球了?”

    金的答复是:“能踢啊,足球不就是能踢的球吗?”还傻傻的反问上了。

     过去的17年里格瑞从未听过脑子这么缺的发言,即使这是他发小。这使他意识到了一件事,要撩到金首先要把他的思维变成常人的,不要整天注意力都在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上。

    所以他要教金篮球和足球的区别

    正值盛夏。

     蝉潜伏在任意棵树上乘凉,用嘶哑嗓音发出冗长的歌声,无时无刻提醒路人现在的季节。蔚蓝似乎蒙上了火一样炙热的面具,抬头几秒便不可再多直视会。

     运动,毛巾,汽水,两人。

     夏天的绝配。

     坐在运动场外树荫的影子底下格瑞共花了16分钟列举篮球足球的不同,又花了3分钟给他示范篮球的基本动作,他在烈阳下气喘吁吁看那个旁观者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觉得今天一天都得耗在这儿了。

    他又把球拍几下半蹲,另只空着的手稍向前护住。汗滴顺颈脖而下落到微宽的运动衣里,下颚晃着的汗珠时不时落到地上。

    如果是他迷妹看到,一定会引起尖叫和骚动。

    可对方是金。

    发小=见怪不怪?

     一番周折后,金终于大概明白了运球传球投球的基本要领,虽然格瑞让他试的时候还不太熟练,但在新手里已经是不错的了。

     夏天运动之后会口渴是常识,两人齐刷刷出了身湿粘的汗,金提议去休息下,立马撇下球跑到树荫下面,一脸享受。

     格瑞也没辙,先把金丢下的球拣好收拾收拾烂摊子。

     另一边在树荫下的金发少年接过格瑞丢来的球,带着感谢意味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接着放在身边,再伸出手拍拍旁边空着的位置,在邀请格瑞过去。

     格瑞抱着他的球放到椅子旁坐下撩起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擦鼻尖上快落下的汗,椅子下面还有储备的矿泉水,他不打算现在喝。运动完猛然喝冷的东西对身体不....

      心里正要开设健康小讲堂的格瑞耳边忽然想起一阵类似喝水的吨吨声,抬眸看金从椅子底下轻车熟路地拿出瓶矿泉水大口喝了会。他蹙起英眉,唇微动方想提醒金就算喝水也要小口的,几丝水顺下颚流下滴到运动服上,本来就较湿的衣服现在更是湿了一片。

     而缺乏常识的当事人还没反应过来,连忙把水瓶放下咽最后一口水伸出手接住还在滴落的水,慌慌张张地向格瑞求助,满脸“我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格瑞盯着金水润的嘴唇精巧的锁骨,霎时嘴里口干舌燥,不住地咽了几咽唾沫。

    “哎格瑞你脸好红。”一把抢下格瑞脖子上毛巾擦拭身体的金无意看到格瑞呆滞的样子,嘴直的说出了疑问。

    “......热的。”

    接下来是白花花的开车时间:
    嘀嘀嘀
 

评论 ( 20 )
热度 ( 695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