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如何与男友分手后存活 12

   *黑化+病娇
   *白花花的其他产物短篇  长篇
  
  
  
  金第一次进入剧组有点害怕,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自己都是一个普通人,连演唱会都没有去过的死宅,没有什么和大明星接触的机会。
  
  人很多,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导演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剧本,灯光师把光聚焦在中央的两个人身上。道具师,化妆师在一旁紧张地待命。
  
  “哎,你是哪组的?”一个后勤大哥拉住金的衣袖,警惕地问道。一些疯狂的粉丝会用尽一切方法进入剧组,就是为了见自己的偶像一面。
  
  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拿出安迷修助理给自己的身份牌。
  
  “你是叫金对吧?好了接下来的事我就说一遍。安哥脾气好没啥特别癖好你就别吵他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别多事,不能偷拍更不能把剧组的消息透露给别人。好了我撤了。”
  
  那个助理嘴巴像连珠炮一样balabala说了一通,也不管金一脸懵逼,就拎起箱子消失了。
  
  金糊里糊涂的,去到了拍摄现场,刚好是在安迷修和女主演对戏的时候。
  
  在房间里,男人盯着女人的眼睛,无奈而苦涩地说道。
  
  “真的,不能再回到过去了吗?”
  
  声音微微颤抖,令听者为之揪心。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包括金,在那一瞬间,也被安迷修的眼神窒息了。
  
  不愧是影帝啊。场务人员不禁感慨。
  
  相比之下,女主演的演技稍逊色几分,完全被安迷修出色的演技给压制了,在安迷修“温柔”地注视下,居然结结巴巴的,忘记了台词。
  
  “卡卡卡!怎么回事!”导演暴跳如雷,“现在连台词都记不住吗?如果不想演你马上走人!”女主演连声鞠躬道歉,的确是因为自己原因而耽误了整个剧组。
  
  “还有你,安迷修!”虽然安迷修已经是国际上有名的影帝,但这个导演还是毫不犹豫地指责道,“太假了!我要的是你真正的感情流露!应付粉丝的那一套不要给我拿出来!”
  
  被骂了的安迷修仰头喝了一口矿泉水,无奈地摊了摊手。
  
  “算了,先休息一会儿,调整一下情绪,争取下次一遍过。”
  
  气氛总算缓和了一些,原本鸦雀无声的现场稍微热闹起来了。
  
  “金。”其实刚刚挨骂的时候,安迷修就注意到金的到来。“安迷修!”总算有机会和安迷修说上话了,金兴奋地挥手,发现边上人奇怪的目光,略有些尴尬的放下。
  
  “怎么,这么晚才来。”安迷修热切的关系让金有些羞涩,“原来的助理这段时间有事,就先麻烦你了。”
  
  “不麻烦!”金连忙说道。
  
  “嗯,他有交代什么吗?”
  
  “额。”金费力地回忆助理走之前说的一大段话,只能勉强提炼出几句关键的句子。
  
  “他说,你让我干啥就干啥。”
  
  “噗。”安迷修被金傻傻的样子给逗乐了,“是吗?那我让你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对吧。”安迷修突然靠近金,在耳边喃喃着,沙沙的嗓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金感觉全身发麻,像只受惊的猫咪一样,跳着逃离了他。“哈哈。骗你的。”安迷修笑着说,“休息差不多了,我去了。”
  
  “啊,哦,加油。”金木着脸说道。
  

  
  “真的,不能再回到过去了吗?”男人低垂着眼帘,虽然还在微笑,但这笑容中透露着一丝苦涩。
  
  “真的,对不起。”
  
  “没事。”男人笑着说。他不喜欢喝酒,这次却打开桌子上的啤酒罐,“噗呲”一声,易拉罐被打开,一饮而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啤酒味。易拉罐被轻轻的放在桌子上,但即使再怎么温柔的动作,在寂静的房间里还是格外响亮。
  
  “安,我……”
  
  “你走吧。”一向优雅的男人如今面对爱着的女人,变得如此憔悴。
  
  女人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关上了门。
  
  房间里,黑暗和寂静环抱了他。
  
  “哈哈。”清脆地笑声响起。 所有人都为他感觉揪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中染上了一丝癫狂,那是疯子的笑声。男人捏瘪易拉罐,发出“卡兹卡兹”的声响,在黏稠地空气里回响。狠狠地将手里的罐子扔到墙上,剩余的淡黄色啤酒将洁白地墙壁打湿。
  
  “跑不了的。”
  
  小声着,像是在叹息。 碧绿的眸子覆盖着一丝阴霾,闪烁着危险的光。
  
  “小猫咪。”
  
  

  
  “卡!好极了,安迷修!”导演高兴的手舞足蹈。场务人员也被安迷修的演技震撼到,纷纷用掌声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敬佩。
  
  安迷修整理好情绪,笑着摆了摆手。
  
  “金,怎么了?被吓到了吗?”
  
  “啊?有点。”金挠了挠脑袋,刚刚的安迷修的确让他感到恐惧。
  
  “呵。”安迷修揉了揉金的脑袋,以与刚刚完全不同的温柔的声音说道,“我可舍不得这样对你。”
  
  “只要你乖乖的。”
  
  ……你怎么不会这样对我!金抗议着抬头,却意外看见了安迷修危险的眼神,虽然转瞬即逝,很快就被温柔代替了,但金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金突然不说话了。话说他刚刚在演戏的时候,一直看着的,是台下正对着他的自己吧。
  
  背后一滴冷汗划滑过,金只感觉手脚冰凉。他好像看见一张无形的大网向自己卷来,使自己无法动弹。他什么也听不见了,黑暗里他感觉到一双病态的眸子紧盯着自己。
  
  他回忆起来这个眼神了。
  
  在安迷修的每一个be里面。
  
 ——————tbc—————————
  
  开学前最后的更新
  
  接下来都是周更了
  
  感觉写安哥太多了otz

评论 ( 39 )
热度 ( 1398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