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金】少年纪事

  *嘉金
  
  
  
  【嗯?你要听我讲故事?】
  
  【我可没什么好故事讲给你听啊。】
  
  【好吧好吧,就讲一个吧。】
  
  【从前有个金发少年,他的名字叫做……诶呀,就叫他少年好了……】
  
  【好啦,安静。】
  
  【我要讲故事了。】
  
  ————
  
  『嘉德罗斯,你将是未来的王。』
  
  嘉德罗斯抿了抿唇,攥紧了手中的古籍。耀眼的金发和鎏金的眸子,无异继承的是最纯正的王族血统。
  
  『嘉德罗斯,你将是未来的王。』
  
  眼前一片血色,父亲像看一只蝼蚁一样,冷漠而又怜悯地睥睨着自己。
  
  “站起来。”父亲用棍子抵住了脑袋,“杀了我。”
  
  血液倒流进脑浆,仿佛被撕裂。挣扎着用大罗神通棍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站起来,每次呼出的气息都带着铁锈味。
  
  “对,就是这个眼神。”
  
  父亲看到自己的表情好像很愉悦。
  
  “这才是……”
  
  『成为王的眼神。』
  
  

  
  

  
  “愚蠢的庶民,滚开。”
  
  “喂!对你的救命恩人态度好一点啊!”金咬着牙瞪着面前这个傲慢的小王爷。
  
  “哼。”
  
  哼个屁啊!要不是我过来,那群人还不欺负你!金撅着嘴,打量着这个衣着华丽的家伙。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样子,一看就不扛揍。
  
  “谁准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的?”
  
  嘉德罗斯注意到金嫌弃的眼神,顿时不爽。
  
  “本王?你好大的胆子啊!不怕被抓走啊?”金伸手想要掐嘉德罗斯的包子脸,却被大罗神通棍打开,下一秒,棍子抵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贱民,谁准你触碰本王的?”
  
  靠,要不我先把这家伙打一顿吧。
  
  金憋住心里的怒火。
  
  街上一片萧条之景,开的店铺都屈指可数。沿街一路都是乞讨的人,衣衫褴褛的妇女抱着骨瘦嶙峋的孩子,用一种卑微的眼神望向行人,希望对方能施舍自己一些事物。
  
  被流放在此地的人,即是王族,也不会好过的,多半是弃子。得罪落魄的王族,让自己活下去,估计是当时那群人的心理。
  
  谁让你穿的这么好的,一身黑底金丝流云暗龙袍,腰上别着孔雀绿虎纹翡翠坠。落魄的王族还是这么有钱吗?金不禁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
  
  嘉德罗斯连眼皮都懒得抬,扭身离开。
  
  其实嘉德罗斯一人收拾那群家伙绰绰有余。大罗神通棍微移的一瞬间,顺便就能取他们的贱命。嘉德罗斯冷笑一声,面前人嚣张的笑着,真想让人把他的牙齿敲掉,看看还能笑出来吗。
  
  “喂,你们又欺负人啊。”
  
  “靠,金。”垃圾们低骂一声,“又他妈是他。”
  
  嘉德罗斯微微侧目,看见了来人。很纯正的金发,不过眼睛是蓝色的。
  
  “怎么,看见我金小爷还不跑,想让我揍你们啊?”男孩把关节弄得嘎嘣作响,那群人顿时鱼惊鸟散状。
  
  嘉德罗斯见人散开,男孩原地叹了一口气,便无趣地离开。
  
  “喂,一句谢谢都没有的吗?”男孩嘟囔着。
  
  哼,是应该他们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们。嘉德罗斯冷笑一声,踱步走至巷口,眉毛微挑,薄唇微启。
  
  “愚蠢的庶民,滚开。”
  
  ————
  
  “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想揍你吗,魂淡。”金越说越气,挥舞起拳头,想要揍嘉德罗斯。
  
  “呵,你打得过吗?”嘉德罗斯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不屑地说道。
  
  “靠,来来来,让你金小爷让你知道一下为什么花儿这么红!”
  
  “……”
  
  十分钟后。
  
  “嘉德罗斯大爷我错了。”
  
  “……”嫌弃。
  
  金吃痛地揉着青紫色的眼角,用“仇恨”地眼神看着始作俑者。嘉德罗斯则如无其事地躺在树下。
  
  “嘉德罗斯,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
  
  嘉德罗斯没有说话,睁开眼睛,瞥了一眼金。金愣愣地看着水面,有些出神。
  
  “反//叛,被放逐了。”
  
  “……”金扭头看向嘉德罗斯,说话人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微风忽起,树叶飞扬,卷起层层涟漪。
  
  “渣渣,听好了。”
  
  嘉德罗斯站起身,逆光背对着金。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夺目,使人睁不开眼睛,无法直视。
  
  “我,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将会是你未来的王。”
  
  『你将是未来的王』
  
  ————
  
  啊,第一次看见嘉德罗斯睡着呢。
  
  金蹑手蹑脚地靠近嘉德罗斯。睡着的他这时才有个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脸颊好软的样子。
  
  金忍不住伸出罪恶的爪子,想要试一试手感。嘉德罗斯眼皮微动,金顿时心惊不妙。
  
  大罗神通棍挥过,势如破竹,撕裂空气照着自己门面攻来。金眼疾手快,一个后翻躲过嘉德罗斯的攻击,抽出腰间的佩剑挡住重击,金属碰撞发出耀眼的火花,厮磨的声音如此刺耳。
  
  嘉德罗斯的力量太可怕了。金虎口隐隐作痛,脚掌与地面紧密接触,留下一道拖痕。嘉德罗斯这时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马上收回了气力。金一时间收力不及,又怕刀剑无眼伤到对方,便向后仰去。
  
  “哗啦——”
  
  金落到那条小溪里,衣服全都打湿了。透明的水珠挂在发梢末端,最后滴答滑落坠入水中,融为一体。
  
  金甩甩头发,抬头看见嘉德罗斯俯视着自己,大罗神通棍伸到自己面前。
  
  “渣渣,快点。”
  
  “……真是的,不就是想掐一下你的面,至于吗?”金揉着摔痛的屁股,抱怨着,“又不会长不高……”
  
  “……”嘉德罗斯在金抓住棍子的一瞬间收回了棍子。
  
  “哗啦——”
  
  重新跌坐回水中。
  
  “噗。”
  
  “……小心眼!”
  
  

  
  嘉德罗斯,从来不触碰自己呢。
  
  也许触碰贱民对一个王来说,是他的侮辱。
  
  ————
  
  十五十六,舞象之年。
  
  少年已经张开了面容英气逼人,身高也拔高了不少。
  
  “渣渣,”
  
  金坐在草地上,往后仰头,看到嘉德罗斯的脸,和眼角黑色的星星图纹,低垂的发丝似乎有几缕垂在自己的脸颊上。
  
  “我要离开了。”
  
  “去哪里?”
  
  “王城。”
  
  “你……”金马上直起身体,嘉德罗斯及时躲闪才没有撞到鼻梁。
  
  “啧,一惊一乍的蠢货。”
  
  “我说过,”
  
  “我是你未来的王。”
  
  流光溢彩的金色眸子倒映着自己惊讶的表情,傲慢,不可一世,可正是因为这样,才忍不住让人臣服。
  
  “王……”
  

  
  “带上我吧。”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
  
  金笑着说道,灿烂地像个小太阳,之前一切的阴霾似乎都被驱散。
  
  “我看你成王。”
  
  ——————
  
  “啊,刚刚都是走马灯吗?”
  
  金的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即是摁住了伤口,鲜血依然源源不断地从指缝中涌出。
  
  “嘉德罗斯,你快走。现在带着我也是累赘,以你的能力决定可以杀回来的。”
  
  “闭嘴,你这个渣渣。”
  
  嘉德罗斯凶恶地骂回去,即是强大如他,面对如此攻势也显得吃力极了。挥舞着兵器的手逐渐失去力气,又要护着身后重伤的金,身上留下的条条血痕。
  
  “嘉德罗斯大人!”
  
  远处的雷德和蒙特祖玛焦急地喊着嘉德罗斯的名字。现在时间宝贵,已经来不及犹豫了。
  
  “嘉德罗斯!军//队不能失去领帅!”
  
  “你给我闭嘴!”
  
  嘉德罗斯怒吼着,黄黑相间的大罗神通棍击飞破空而来的利刃,却来不及躲过悄无声息的箭矢。
  
  “喂!渣……渣。”
  
  金在最后时刻,拉开了嘉德罗斯。泛着绿光的箭矢毫不留情的插入金的肩膀,听到了皮肉被撕裂开的声音。 强大的后坐力让早已脱力的金往后倒去。
  
  身后便是万丈悬崖。
  
  那一抹金色滑过嘉德罗斯紧缩的瞳孔,像一只断了翅膀的鸟儿,直直的向下坠落。
  
  “金——”
  
  啊,嘉德罗斯的声音。金费力地睁开眼睛,失重感让他的大脑想像浆糊一样。他第一次看到嘉德罗斯如此大惊失色的表情。
  
  以及向自己伸出的手。
  
  这次不是冰凉的大罗神通棍吗。金努力地朝着嘉德罗斯伸出手,他想触碰嘉德罗斯,感受他温暖的体温。
  
  然而,
  
  嘉德罗斯什么都没有碰到。
  
  两个人指尖彼此交错,只划过了虚无的空气。
  
  傲慢的王啊
  
  第一次伸出了手。
  
  ——————
  
  【然后……这个少年落入了万丈深渊之下,王突破了重围,和下属一起推//翻了老皇//帝,建立了强大而又富足的国//家。】
  
  【你问那个少年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呢。】
  
  【也许吧】
  
  【我不过是个】
  
  【讲故事的人罢了。】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645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