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一生只歌唱两次。

 

  “深海来的小家伙,”雷狮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眼中带着笑意看着面前的那条金色的人鱼,“活的不耐烦了,主动跳上我们海盗船吗?”

   金色的人鱼脸颊红扑扑的,蔚蓝色的眼睛像是最纯净的海水一般。他伸出了手,冰冷的肌肤触碰到雷狮的脸颊。雷狮微微皱眉。这是深海里的生物特有的冰冷触感,对方的手指逐渐染上了自己炽热的温度。

   “不是说人鱼的歌声很动听吗?”

   “给我唱首歌吧。”

    雷狮眯起眼睛,说道。

   金色的人鱼小巧的喉结动了动,慢慢张开了嘴巴。

   带着爱意的歌声悠然而起,甲板上的人无不沉醉于这绝美的歌声中。

 

   一次,遇到所爱之人而歌唱。

 

  “深海来的小家伙,”雷狮还是一贯调笑的语气,只是带上了一丝虚弱,“给我再唱首歌吧。”

   鲜血从他肚子上流出,在地上形成一片血泊。身后的甲板全是敌人的尸体,亦或者自己船员的尸体。破碎的桅杆上吊着肮脏不堪的船帆,浓浓的黑烟从甲板各处升起。

  金色的人鱼泪水从眼角滑落,长长的鱼尾虽然有些灰色的烟尘,但是依然毫发无伤。人鱼小巧的喉结动了动,微微张开了嘴巴。

   

   凄美的歌声响彻整个海域,闻者无不为之落泪断肠。

 

  而最后一次,是为所爱之人的逝去而歌唱。

评论 ( 21 )
热度 ( 964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