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胜】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01

 *现代paro

   *ooc


  


  


    大家好,我是绿谷出久,我的竹马是个条子,我的上司是个黑社会。


  


  1.


  绿谷出久是一个普通的小白领,目前在一家普通的公司里上班,安安分分,从来不惹事。


  这天晚上,终于下班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出久忽然自己的文件落在公司里了,于是便转头回去。出久现在上班的公司还是非常人道的,居然没有留任何一个人加班。漆黑的办公室寂静得好像连空气也几近凝固了,偌大的空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脚步声。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照明。


  远远居然看见了灯光,是从总裁办公室那边透过来的。看到有人在,出久微微松了一口气。


  绿谷出久的胆子小,动不动就哭。这一点经常被自己的幼驯染嘲笑。虽然被嘲笑了,但是幼驯染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揍翻欺负自己的人。


  应该是总裁在加班吧。绿谷不禁感慨。据说现在这个总裁年纪还很轻,不愧是天之骄子。正想着,突然,一阵“乒乒乓乓”地打斗声从总裁办公室里传出来,似乎还有争执声。绿谷出久心中一惊。


  莫非是遇到小偷了?


  想也没有多想,绿谷出久把自己的手机扔到一边的桌子上,朝着那边跑过去,一鼓作气冲了进去。


  “咚——”绿谷出久撞开房门,目瞪口呆地看着屋内的那一幕。


  一个人不认识的男人跪在地上,另一位相貌出众的红白发色男子站着,侧脸的深色伤疤此刻显得有些狰狞,一灰一碧的眸子里是令人恐惧的冷漠。


  最让出久惊恐的是,异色眸子的男人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一把漆黑冰冷的手枪!


  “pong——”


  枪声响起。


  鲜红的血浆混杂着白色的脑浆溅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无法思考,眼前的一切这么真实却显得格外不真实,朦朦胧胧,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直到什么东西滴落,机械性地抬起手抹去脸上的液体。粘稠的,铁锈味。绿谷出久这个时候脑袋才稍微转动了一些,但眼前的这些让一直活在平凡世界的他无法接受。


  跌跌撞撞地退后两步,他感觉到自己的腿在打颤。


  胃似乎在翻腾。终于忍受不了,绿谷别过头,扶着墙直接“呕”地一声,吐了一地。空气中除了原有的血腥味,又夹杂着一股胃酸的气味。


  “还好吗?”


  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伸出手递过来一张纸。“不怎么好……”出久接过来,擦了一下嘴,然后浑身僵硬。


  绿谷颤颤巍巍地扭过头去,他几乎可以听见脑袋和脖子发出的“咔嚓咔嚓”声。


  纸巾的人正是刚刚那个开枪的男子。


  胃又是一阵翻滚,胃酸再次涌到喉间。绿谷忍不住又吐了出来。


  长相英俊的男子皱了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嫌弃。他主动拉住绿谷冰凉的手,用纸巾温柔地擦去刚刚抹到手上的血渍,然后又捧起绿谷的脸,看着他呆滞的绿色眸子,细心地擦去嘴角的秽物,又用新的纸,把之前溅到的血渍,一点,一点地擦去。


  “对不起,把你弄脏了。”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歉意。


  “啊,没事。”


  绿谷出久已经木掉了,他现在不能独立思考。


  “那我送你回去?”那人低头轻语,故意在耳边厮磨,似情人缠绵悱恻。低沉的嗓音缥缈得想是从远方传来,让人精神恍惚。


  后来的记忆仿佛丢失了一样。绿谷只记得自己被对方牵着到了楼下,坐上不知道多少钱的豪车。车里好像放了蓝调,还有着淡淡的古龙水香气。


  车开了很久,似乎也不久。到了出久目前住的公寓楼下,但是主人已经坐在车上,目光放空。男人伏下身体,帮他拉开车门。出久这才神情恍惚地走下。


  男人摇下车窗。


  “绿谷,别告诉别人,好吗?”


  明明是问句,但语气带上的不容拒绝的味道。绿谷出久也没想过为什么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更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好像也没回答,径直走了上去。


  黑色的轿车在楼下停了好久,直到房间里的灯光熄灭,才发动发动机离开。


  


  2.

  阳光再次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昨天好像做了一个梦。


  但睁开眼,世界又是这么美好。

  

  真是个噩梦啊。绿谷感叹一声,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了公司照例被主管骂了个狗血淋头,绿谷低着头听着主管中年人唾沫横飞,直到身材火辣的美女秘书走过来说了什么,俯身时还露出傲人的事业线,把那死老头的眼睛都看直了。


  女秘书说了什么,主管色眯眯的表情突然变得相当难看,眼神复杂的看了绿谷好久,看得他头发发麻,才说道:“以后你调到总裁那边做秘书。”


  周围安静得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女秘书冷笑着添了一句:“东西已经搬好了,你现在直接过去就可以了。”语气很冷漠,估计是自己位置被挤下去了,心情差得很。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绿谷颤抖地抱着文件夹走向总裁办公室。


  直至绿色的身影消失,一群人才敢议论起来。


  “卧槽他交了什么好运啊!刚刚入职一周就被总裁看上了!”“看到那个xxx(女秘书)了吗?平时长着自己好看各种骚,结果总裁不为所动,看她这次脸黑的。”“你说这总裁不喜欢美女,莫非……”“卧槽,不会吧?”“他被潜规则了?”“我也想要帅气的总裁潜规则我!”“算了吧,我估计总裁是个gay……”


  绿谷没有听见背后的议论,他只是有点紧张,更有点好奇——为什么总裁会选自己做秘书。


  然后绿谷出久推开门——


  “早上好,绿谷出久。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轰焦冻。”


  声音的主人笑笑,温柔的很。对方脸上的伤疤唤起了绿谷的记忆。


  肢体,鲜血,脑浆,枪,餐巾纸……


  不不不,那只是个梦。


  然后轰焦冻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绿谷的自我洗脑。


  “昨天你已经看到了,所以……”


  “要么死,要么做我马仔。”


  大脑死机。“……如果都不选呢?”


  轰侧着脑袋想了一下,红色的发丝落在棱角分明的脸颊轮廓上。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勾起唇角。


  “那,做我马子也行。”


  


  ………神啊,让我死吧!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759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