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胜】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03

 *现代paro

    *ooc

  

  

   大家好,我是绿谷出久,我的竹马是个条子,我的上司是个黑社会。

  

  1.

  今天的爆豪胜己心情很好。

  这从他今天只说了三次“西内——”以及在新人警司犯错的时候没有骂人只是冷冷地一句“重写”可以见得。

  奇了怪了,平时的话应该是把对方骂到痛哭才对。

  那个犯了错的小警司出来的时候也是一副大难不死的样子,估计今天可以去买彩票了。

  “你说……爆豪是不是找女朋友了?”一群人小声嘀咕着。

  “这种事直接去问本人不就好啦。”

  “你去问啊?”

       “呃……”

  “你们一群人都闲的没事干了吗?”低沉的男声从背后响起,一群人好像被电了一样,冷汗止不住地流,下来乖乖坐好,忙着自己的事情。没人再敢提刚刚的事情。

  啊,当然除了一个人例外。

  “哟,爆豪!”一个红发刺猬头笑呵呵地搭上爆豪胜己的肩膀,没有管对方的黑脸,或者说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方的表情很臭,神经大条地问道,“听说你找女朋友了?真的假的?”

  大家假装认真工作,其实竖起耳朵屏住呼吸等着爆豪的回答。

  “……没有。”

  被提问的人漫不经心的回答道,牛仔裤袋里的手机响起,伸手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爆豪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压下去,语气变得相当不耐烦,“有屁快放!”

  『……』

  “知道了。”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爆豪一下子心情变得很好。他转身准备出去,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似乎想起什么,微微偏过头,说道。

  “是男朋友。”本人却没有理会自己扔下重磅炸弹后众人的神情。

  办公室里在爆豪离开后安静了一秒钟,然后便炸开了锅。

       “卧槽!男朋友!?这算是公开出柜了吗?!”

       “同居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槽卧槽卧槽!真的假的卧槽!那个脾气臭到爆的家伙居然找到男朋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心要碎了!!”

  “心疼那个男孩。”

  “诶?”切岛挠挠头,“不就是个同居的男性朋友吗?为什么这么兴奋?”

  “……”这家伙是真的呆,还是假的呆?

  

  2.

  

  给爆豪打完电话的某同居男性朋友绿谷出久同学,此刻却坐在自家上司的豪宅里,战战兢兢地喝着一杯由上司亲手冲泡的咖啡。

  “怎么,绿谷不喜欢喝咖啡吗?”

  “不不不,喜欢喜欢……嘶——”疯狂点头,端起咖啡一仰头,却被滚烫的咖啡烫到了舌头。手抖了一下,几滴咖啡溅到了裤子上,可绿谷管不了这么多,只顾着倒吸气,眼角冒出一丝泪花。

  轰焦冻见状,从绿谷的手中接过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他一伸手,掐住绿谷出久柔软的脸颊,强迫他吐出被烫得泛红的小舌。

  对方的眼睛还带着泪花,娇嫩的舌尖泛着唾液的光泽,齿间拉扯出令人浮想联翩的银色。那懵懂无知的眼神让轰焦冻感觉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拼命地叫嚣着——吃掉他!

  这么想着,轰焦冻伸出手指。骨节分明的手指摁住舌尖,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度,轰焦冻的眼神暗了暗,漂亮的异色瞳蒙上一层阴霾。

  绿谷被他强迫着张开嘴,还被摁住了舌头,尴尬得不行。他别扭地移动了一下身体,轰焦冻这才慢悠悠地送开手指,说道,“嗯,应该没有烫伤。”

  “……啊,谢谢您。”绿谷呆呆地回复道,感谢对方帮自己检查伤口,“您,要不先去洗个手吧?”轰先生似乎有洁癖来着。绿谷想起自己从同事那边听到的小道消息。

  “嗯。”

  洗手间里,轰焦冻看着自己的指尖,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轻轻吻上自己的指尖,像是在怀念什么似的,伸出自己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打开了水龙头。

  

  2.

  还不知道轰先生叫我来他家有什么事情呢?说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说。绿谷原以为对方总算要算旧账,和自己聊那天晚上所目睹的事情,但是到了轰家又是咖啡又是甜点,绿谷有些反应不过来。

  莫非要先礼后兵?先好好招待自己然后逼问自己有没有告诉别人然后确认没有利用价值后把自己处理掉?!被自己的推测惊到的绿谷瑟瑟发抖。

  “绿谷。”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像触电了一般抬起了头,却看到轰焦冻手里拿着一架小提琴。

  “不介意听我弹奏一曲吧?”

  “当,当然。”

  轰焦冻目光柔和的看着略有些紧张的绿谷出久,手指搭上琴弦。音符从琴弦上缓缓流淌出,偌大的房间成为最棒的演奏厅,唯一的听众注视着演奏者闭上的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认真的表情令绿谷也屏住了呼吸。

  不得不说认真的男人的的确很有魅力,绿谷承认在一瞬间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怎么样?”一曲终了,轰焦冻微笑着问道。

  “很帅……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很好听。”这是发自内心的话。

  “真的,很棒呢。”

  

  3.

  记忆中的雨永远下个不停,温暖的太阳永远都藏在厚厚的云层之后。周围的空气粘稠的令人呼吸不上气来,压抑的人格浑浑噩噩,行尸走肉地走着,漫无目的,因为去哪里都行。

  “没事吧?”

  一双小小的,柔软的手伸到自己的面前,轰焦冻抬起头,是一双担忧的绿色的眸子,生气勃勃,闪着点点光芒,脸上的雀斑衬得他的脸更加可爱了。

  “淋雨会感冒的哦。”

  他伸手,把黄色的伞檐朝着自己这里压了压。

  “现在,没关系咯!”

  他笑着说,灿烂得不可思议。明明自己什么都没说,甚至没有一点反应,记忆中的男孩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没有见过你呢,你是新搬过来的吗?太好了,你能和我一起玩吗?因为除了小胜没有人和我一起玩呢……”稚嫩的童音在耳边喋喋不休,但是一点也不令人觉得厌烦。

  “你的手里面有茧子呢,我猜……”男孩皱着小眉毛苦苦思考,“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学小提琴的吧!妈妈和我说过,拉小提琴的人手里会有茧子!”

  但是小孩子还分辨不出,练小提琴的人的茧子是不会留在手掌上的。

  轰焦冻有点局促地握紧手掌。

  “我在电视上看过,拉小提琴的人好酷啊……”

  “小久——你在哪里呀——”

  “我在这里——”怕妈妈担心的小孩子紧张地回应道,扭头对这个新认识的伙伴告别,“对不起,妈妈来找我了。我要走啦。”

  男孩站在那里想想,把后面的兔子样的兜帽戴上,把黄色的小伞塞到轰焦冻手中,然后迈着小短腿跑掉了。

  “小久,你的伞呢?”

  “给一个没有伞的小朋友啦!他没有兜帽,但是我有!”

  “嗯,小久可真棒。”

  轰焦冻蜷缩在小巷的角落,听着雨点噼里啪啦地掉在伞面上的声音。

  

  4.

  “谢谢您,在这里停就可以了。”

  被上司莫名其妙邀请到家里听了对方拉了一个多小时的小提琴之后就被送回来的绿谷出久,仿佛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嗯,没事。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每天接送你。”

  “不,不了,谢谢您的好意。”绿谷出久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一丝遗憾。

  轰焦冻看向窗外,似乎注意到什么,微笑了一下,回头对出久说道。

  “那么,”

  “明天早上见了,”

  “绿谷。”

  

       绿谷出久感觉这一趟下来整个人心身疲惫,用钥匙打开门,就看到自家发小爆豪胜己臭着脸,等在门口,眼神要把人给生吞活剥了。

  “你和我说你今天加班,结果去和别的男人鬼混了?”

  “胆子不小嘛,废久?”

  

  ……今天的我也能活下来吗?

  ————————tbc————————

  前面爆豪接到小久电话心情变得不错,因为他感觉这样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

  

  

评论 ( 7 )
热度 ( 239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