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嗯,反正就是凹凸大赛结束以后,嘉德罗斯把金拐回去结婚了。




     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气得浑身发抖。

    婚纱?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要穿婚纱?

    一想起那群女仆微笑着按着自己,自己不得不屈辱的被她们换上这套女装,金就气得牙痒痒。

    绝对是嘉德罗斯那混蛋在整自己。金咬着牙,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摇摇晃晃但是气势汹汹地走出去准备找那个家伙算账。

    

     嘉德罗斯的确是想要整他。圣空的新王故意让人给他送去了一套女装,并勒令女仆必须给金换上。圣空皇室的专属女仆战力能低到哪里去,金不穿也得穿了。

     嘉德罗斯本来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即使这是他与金的婚礼——其实是有点期待的。

     “peng——”

      门被重重地推开,所有宾客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里,穿着黑色西装的嘉德罗斯也不例外。

     然后,嘉德罗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金发男孩穿着一套洁白的婚纱,白色的抹胸裙边精致的蕾丝衬托出里面隐约可见的白皙双腿,一层一层轻纱柔柔的给蓬蓬裙蒙上一缕薄雾。头纱轻巧地搭在少年金色的发丝上,圣洁无暇,就连气得通红的小脸都看起来这么可爱。

      嘉德罗斯暗暗地勾起了嘴角,故意说道。

     “渣渣,你穿女装挺好看的嘛。”

      “……”

     金觉得脑门上的十字路口越来越多了。金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微笑着把手里的花球狠狠地砸向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伸手接住了花球。当他注意到花球里放着一个小小的,由金色箭头相互缠绕着球状小东西,以及金得逞后的偷笑,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但扔出去已经来不及了,花球在手中炸开。周围人爆发出一阵惊呼,但是金却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活该——呃……”

      金看到烟雾消散以后,嘉德罗斯粘着灰尘的脸逐渐变黑,心感不妙。

     嘉德罗斯看着金。

     金看着嘉德罗斯。

     然后嘉德罗斯掏出了大罗神通棍。




   ……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目睹了脸色漆黑的嘉德罗斯提着大罗神通棍追着要揍提着婚纱的裙摆之前还站不稳此时居然可以奔跑大概是求生的本能吧的金。

    婚礼顺利进行了吗?不知道,反正现场一片混乱。

——————————

金毛组果然就是应该闹哄哄的哈哈哈

我要去抓一个粑粑画这个!

   
哈哈哈哈抓到画手了哈哈哈哈

评论 ( 7 )
热度 ( 642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