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
  *【高亮】设定和梗来自《24个比利》 【高亮】,非常希望你们能去看……之前因为各种原因把这篇文删掉了,现在重新放上来……有什么不妥,非常抱歉……
       *聚光灯,舞台,时间限制,不受欢迎的人格……这些设定都是来自原著
  *对话偏多
  *ooc注意
   *自己high吧……
  

  我是一名精神科医师,在接下来的这几个月里,我遇见了一个从所未见的病人,他的名字叫金。

  他是一个严重的人格分裂的病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能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是有关于他的事情。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医生。”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少年眼神恍惚,金色的头发好像好久没有清洗,都黏在了一起。

  “我叫金。”

  “你好,金。”我低头看了一眼他的病例卡,尽量温柔地说到,“你的病例卡上,说你患有很严重的记忆缺失症,是吗?”

  “是的,我希望您能帮助我,”金用力地点点头,“有时候我恢复意识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那种陌生感,你能体会吗?”

  说着,他抱紧了自己的脑袋,蜷缩在椅子上,似乎在恐惧着什么。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好想去死。”

  说着,他开始哭泣,用手狠狠地击打这脑袋。我见他情绪不稳定的样子,连忙起身,想要安抚他的情绪。
  

  “别动我。”
  

  他突然低吼了一声,我愣住了。他抬起头来,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瞳孔里充满的攻击性,但是显然在克制。

  “该死,早知道就不同意了。”

  金低头喃喃咒骂着。

  “喂,我不看病了。”说着,抬步要离开时,我发现金的眼神明显溃散了一下,然后脚步一顿,又收了回来。

  “医生,”他扭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请给我治疗。”

  我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病人前后性格转变这么快,让我一时间无法适应,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名词,后来金的话让这个词完全浮现出来。

  
  “我是格瑞,金的副人格。”
  

  
  人格分裂。

  我抿了抿唇,看着这个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沉稳的男孩,想了想,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金,阿不,称呼他为格瑞吧。格瑞歪了一下头,思索一下,才缓缓回答道,“十年前。”

  我有些惊讶,这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我继续问道,“你有和主人格,啊,我是说金,沟通过吗?”这个孩子沉稳地令我可怕,我不再以对待金那种循循诱导地方式,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

  “没有,”格瑞的眼神暗了暗,“他不知道我们。”

  “你们?”

  “是的,我们。”

  他抬起头,蔚蓝色的眼睛亮亮的,泛着一点紫色。我眨了眨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了。

  “刚刚吼你的人,是雷狮……哟,怎么,找我有事?”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气场的变化。原来的那个沉稳的格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气场很足的狂妄的男人。他邪气地靠坐在椅背上,挑眉打量着我,但我可以确定那是傲慢的目光,真令人不舒服。

  我本还是对人格分裂这件事持有怀疑态度的,有许多中二时期的孩子总会臆想自己患有什么特殊的疾病拥有特殊功能,但是,除非他是个出色的演员,不然我不敢置信,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性格差别会这么大。

  “呃,你好,你就是雷狮?”我小心翼翼地问。

  对方笑了一下,摆摆手,懒洋洋地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和那个家伙不一样,毕竟我是里面年纪算大的了。”

  “抱歉,请问您几岁?”我不由自主地用上了敬辞。

  “二十四岁。”他皱眉环视了一眼,问道,“这里能抽烟吗?”

  “非常抱歉……”我还没有说完,金的表情马上变了一下,低沉了下来。“别用他的身体抽烟。”

  说完,表情又马上换回来了,轻笑了一下,“小鬼就是小鬼。”但是也没有继续要求抽烟了,我松了一口气。

  “格瑞——就是你们其中之一,”我掂量着自己的用词,“他说在十岁前就发现了人格分裂的这一事实,那为什么现在才来诊断呢?”

  “还能有什么原因,担心被发现呗。”雷狮伸了个懒腰,“我们倒无所谓,但是金……”

  提起金,他的表情柔和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傲气凌神。

  “那个孩子看起来很开朗乐观,但是很敏感。”雷狮叹了口气,“他承担了很多,我们想要保护他。”

  “保护他?”

  “对,保护他。”他深吸一口气,沉缓地说道。

  “那为什么现在又……”

  “他有点发现了,但仅仅以为是记忆缺失。他开始心神不定,自杀倾向又一次冒头了,要不是那次格瑞发现把他拉了下来,不然的话,那刀子就划破动脉了吧。”

  “拉下来?”

  “呵,”雷狮低笑,“我们所有的人格都居住在一个大厅中,谁走到大厅中心的一盏聚光灯之下,谁就是现在控制金身体的人格。”
  

  
  
   “你好,医生。”

  “早上好,”我在想面前的是格瑞还是雷狮,亦或是主人格金,犹豫之下,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自我介绍一下,”对方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笑了笑,手里的棒棒糖一甩,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叫凯莉,女,十七岁,金的人格之一。”

  
  “说实话,本小姐很不开心。”我发现,此时的金坐姿也是女性化的,翘着优雅的二郎腿,眯着眼睛看我。

  “昨天本该是我的时间的,格瑞那个家伙擅自把我拉下去了。”凯莉愤愤地说道,“要不是我打不过他……”

  “你们还有时间?”我询问道。

  “当然,”凯莉对我翻了个白眼,“每个人都有规定出现的时间。”

  “你们……总共有多少位?”我有些好奇。

  “你猜~”凯莉好心情地剥开糖纸,把酸甜的糖果扔进嘴里。

  “哦对了,我们其中有个人要见你。 ”

  我很好奇,这毕竟是第一位要主动见我的人格。
  

  “……你好。”

  对方一直把头埋在颈窝,十分害羞的样子。我鼓励他不要害怕,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说出来。

  听了我的话,他抬起头,左手的手指在鼻梁上推了推根本不存在的眼睛。我猜测他在金的身体里,是戴着眼镜的。

  “我,我叫紫堂幻。请,请你帮帮金,我不想看见他痛苦的样子了!”

  他很激动地喊着,然后我注意到他的身体总是朝着右边倾斜。喊完以后,还歉意地往边上看了一眼。我想,是身体里的其他任何人在和他说话。

  “我当然会努力帮他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我担心接下来的事情他的反应会很剧烈,因为毕竟可能会存在反对意见的人格,但是出乎我的意料。

  “这意味着你都会消失。”

  “我们知道。”

  他的眼神很坚定。

  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但如果这样金会快乐的话,那真的太好不过了。”
  
  
  
  “你们有尝试和金沟通吗?”

  “没有。”

  现在在对面和我对话的,是副人格之一——安迷修。看样子安迷修和雷狮的关系不是很好,因为在安迷修的时间里,雷狮总是会冒出来,惹得安迷修咬牙切齿——即使格瑞明令禁止过,禁止在别的人格的时间里,另一个人格占领。看样子雷狮不是一个喜欢被规矩拘束住的人。

  “对了,你们在大厅里对话时,金不会听见吗?”

  “不会,金有单独的一间房间,他在里面睡觉。”我对安迷修这个人挺有好感的,也许是因为他的彬彬有礼,总之和他对话很舒服。

  “我们不能打扰到金,不然第一个要发飙的不是格瑞,而是嘉德罗斯了。”安迷修看起来似乎有些无奈。

  格瑞作为第一个意识到人格分裂的人格,也是最在乎金的人,所以在这么多人格间,处于管理的地位。而那个嘉德罗斯,我是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

  “那个嘉德罗斯是……”

  “一个九岁的天才儿童,不过性格不太好就是了。”安迷修苦笑一下,“平时他老是喊金‘渣渣’,惹得艾比敢怒不敢言,但是当金真正遇见危险,他总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那就是相当于自卫型人格吗?”我点点头,而安迷修似乎不是很满意我的说法。“嘉德罗斯是在保护金。”

  “嘉德罗斯平时不会出来,只在金危险的时候才会出来保护他。他认为外界的人都是一些渣滓罢了。”

  “那么那位艾比……”

  “艾比和埃米是姐弟,艾比是姐姐,十二岁。艾比很喜欢金,总是喊他王子殿下,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姐。”安迷修对于女性一直很绅士,“埃米身为弟弟,但是很老成呢。”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两个孩子的笑脸。

  “能和我介绍一下其他的人格吗?”

  安迷修是个好人,他和我介绍了其他的未见面的几位人格,沉默寡言的神近耀,冷静博学的卡米尔,圆滑的骗子帕洛斯,狂气的佩利……每个人格性格迥异,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

  
  “我们都很爱金。”

  
  我明白。

  因为他们都为了保护金而存在。
  

  
  
  “我想你已经见过别的人格了吧。”好久不见的格瑞面无表情,冰凉地说道,“什么时候能将我们融合在一起。”

  “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融合呢?”我想努力说服他,“告诉金,由他来决定融不融合,好吗,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不是吗?”

  “正因为他善良,所以我们才要融合。”

  “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我担心他会讨厌我们。”

  “哈?”我无法理解他的逻辑。

  “我们占领了他的身体,占用了他的时间,我们才是导致他痛苦的根源。”

  “我认为,他要是知道真相,他会很难过的。”

  “你敢?”格瑞眼神一凛,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拽住了我的领带,压低嗓音威胁道,“我不会让你告诉他的。”

  “不,我一定会告诉他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我不想那个孩子一辈子蒙在鼓里。”

  “有时候一无所知是最幸福的。”

  “那是你认为。”我认真地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那张活泼的少年脸上却布满了阴霾,“他有权知道一切。”

  格瑞突然一震,松开了手。

  “你不是个称职的医生。”他冷冷地说道。“谢谢。”我笑道。

  
  “那么你是同意了?”

  “……”他闭上眼睛,不说话。我以为他是睡着了,但是因为他的眼球一直在打转,我在想,他是不是正在和别的人格商讨。过了一个小时,他才说道,“好了,他们都同意了。”

  当我狂喜时,他冷笑了一下。

  “还有一个人格,要由你自己去说服他。”

  “还有哪位?”

  “你不知道的人格,一个疯子。”格瑞的脸色很差。

  “他是最不受欢迎的人格,永远没有资格出现在聚光灯下。”
  
  

  
   在格瑞的特许下,那个人格得到了站在聚光灯下的一小段时间,而我需要在这段时间里将他说服。

  “你好…… ”

   “你好呀,医生~”那个孩子的眼睛变得很奇怪,红红的,眼白部分变得漆黑,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感。他见到我,一蹦一跳地上前,一下子翻上我的桌子,伏下腰,靠近我的脸。

  “猜猜我多久没出来了?”

  “你出不来,是你自己的原因不是吗?”我假装冷静的说。格瑞说过金的这个人格极具攻击性,在此之前我已经把所以锐利之物放起来,包括笔。

  我看到他目光在桌面上环视一圈,然后失望地收回。对方跳下桌子,对着我俏皮地行了一个礼。

  “初次见我,金是最最最最爱的人格,黑金。”
  

  金小时候受过很严重的家庭暴力。

  姐姐秋的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在外面一边打工一边读书。而秋将金留在现在的养父母,希望他们能给予金关怀。

  但是并没有,养父母只是将金像物件一样使用,动不动就是一顿毒打,甚至禁止他和别人交流。而金总是默默忍受着痛苦,期盼着姐姐能早日接自己离开。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远在异乡的姐姐并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于是一个又一个人格独立出来。

  而金痛苦的时候,就会在格瑞的引导下去睡觉,直到痛苦离开。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格瑞,的情况下,又一个人格分裂出来了,他就是黑金。 如果说其他人格是为了承担痛苦,保护自己的话,那么黑金就是金所有黑暗面的集合。

  在一次最严重的虐待中,金几乎被打晕过去了,在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黑金默默地站在了聚光灯下……

  当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篇血泊之中,手上拿着和自己的手大小不成比例的到,地上的两具尸体以极其残忍的手段被肢解。几乎是一瞬间,格瑞就出来代替了金。

  连沉稳的格瑞都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到了,他开始思考那个匿藏着的人格。

  当金的姐姐秋接到警察的电话回来时,她不敢相信警察告诉她的现场的惨状,她只看见了自己的弟弟几乎失去了语言能力以及身上的伤痕。秋跪在金的面前哭泣,而金沉默着毫无反应。

  但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此后秋一直细心照顾着金,金也逐渐走出了童年阴影。所以人格都认为他们的职责到此结束了,而黑金几乎处于暴走状态。

  “我绝对不承认那个女人。是她让金这么痛苦的。”

  “金只能由我来保护。”
  

  如果格瑞当时发现了黑金,也许后面的情况不会这么糟糕。

  黑金偏执的认为,只有秋消失了,那么接下来就会由自己来保护金。

  “再见,姐姐大人。”

  黑金笑着,将秋推下了高楼。秋不敢置信,一个孩子的力量居然会有这么大。在跌落时所看见的最后一眼,秋相信,那个站在天台的孩子,绝对不是自己的弟弟金。

  秋成为了植物人。

  金的精神又一次崩溃了,再次陷入了沉睡。像格瑞从来没有发现黑金一样,黑金也不曾发现格瑞他们,当他们第一次在金的体内见面时,双方的表情看起来都不好。

  “你伤害了金的姐姐。”

  “那个女人保护不了金。”黑金睁大了眼睛,瞪着精神世界中格瑞紫色的眼睛,“能保护他的只有我们,不是吗?”

  黑金被格瑞划分到不受欢迎的人格,在所以人格的压制下,不被允许站在聚光灯下。
  

  
  “格瑞那个王八蛋,”黑金冷笑着,“压制着我,害得我没有办法和金说话。”他是唯一一位想要和金沟通的人格。

  “这就是我要和你交流的目的。 和金沟通,融不融合让他决定,至少让他知道真相。”

  “那个傻小子……”黑金冷笑,“其实其他所以人格消失,只有我陪伴着金就好了。”

  我一听这话,头都大了。

  “所以人都去死吧,只有我和金,我是最爱的人,他也会是最爱我的人。”黑金的笑声很刺耳,我有些难受。

  “你确定金会是最爱你的吗?”笑声停止了,黑金面色不善地盯着我,我继续说道。“你伤害了他最重要的姐姐!”

  “是那个女人没有能力……”“是你的占有欲吧!”我大声打断了他,“你害怕秋将金夺走,你害怕自己消失,这样就再也见不到金了。”

  “你放屁!”黑金一下子站起来,眼睛里闪着红色的光,我确定,如果他身上要是有锐物,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刺过来。

  然后,黑金在我的目光下退下了聚光灯。
  

  “……你赢了,他同意了。”现在是格瑞占据着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黑金为什么会突然同意,但这是最好的结果。

  “你是个不称职的医生。”“我知道,你说过。”

  “那么,期待你们的消息。”

  然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们了。
  

  一年后,我偶然又一次遇见了金。

  他和一年前不一样,身上都是青春活力的劲头。他看见了我,笑着朝我打了个招呼。“金。”我叫出来他的名字,金开朗地笑着,点了点头。我不知道怎么询问他的状况,询问他其他人格的事情。

  “他们都爱着我。”

  金突然没有没脑地冒出这句话,就在我愣神的时候,金已经离开了。
  

  “是啊,他们都爱着你。”

  我喃喃着,也离开了。

  不管有没有融合,看金的精神状态,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后来我发现,我的购物袋里多了一包棒棒糖。
  

  这是我遇见过,

  不幸却被爱着的病人。
  

  
——————————end—————————————
  
  我不知自己有没有写清楚……
  
  

评论 ( 29 )
热度 ( 992 )

©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 Powered by LOFTER